是超前教还是烧钱教育?父母该醒醒了!


微信图片_20170804171545.jpg


英文1.2万元;逻辑数学1.4万元;舞蹈7000元;看图说话1.1万元;绘画6000元……一年各类补课就要5万元。

近日网上晒出的一张补习账单令人咋舌,晒账单母亲感叹:“ 养的不是孩子,是台碎钞机。”

这还不算假期游学的庞大开销。据新闻报道,这个暑假还未过半,部分家长已为孩子花掉了半年的收入!


微信图片_20170804171550.jpg



旅游+补课
暑假过半“烧钱”五六万


“以前没出国玩过,每次同学们聊起各自出国玩的经历我都插不上嘴。”刚刚从美国游学归来的琦琦这样说。琦琦的妈妈告诉记者,每每听到孩子“吐槽”,她心里也过意不去,于是这个暑假特意带孩子一起去美国东海岸走了一小圈,前后15天,不包括购物花了近8万元人民币,相当于她半年的收入。“现在但凡家里条件还可以,都会带孩子出去长长见识,并不一定是孩子吵着要怎样。”

暑假过半,从事商业营销推广工作的黄女士开始倒计时盼开学:“放假比上学‘烧钱’多了,这半年就是替伢打工的。”

“手机里每一张照片,每一段视频都是钱被烧了的铁证。”,黄女士一边刷照片一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家三口新加坡、印尼十日深度自由行4.5万元、“二升三”数学暑假班10次课1670元、20次书法课1000元、10次作文课1800元、10次架子鼓课1000元、12次棒球课1420元……这还不包括每次出外上课的交通、就餐、娱乐等相关费用。

……


微信图片_20170804171557.jpg



早教+补习
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


南京某幼升小学生家长以今年暑假补课为例,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英语补课总共约4000元;绘画每节课85元,一周一次,整个暑假花费680元;幼小衔接暑期班3100元;舞蹈暑期班2600元。

“这已经是非常‘克制’的补习单了,即便如此仍需上万元。尤其是礼拜六,上午幼小衔接课程上到12点,下午12点45分又要开始学英语。”

对于即将小升初的家庭来说,花费更大。北京21世纪教育学院一项抽样调查显示,在北京,小学四年级、五年级的学生中,有92%报读过各种补习班。

家住北京市西城区裕中东里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儿子虽然刚刚两岁三个月,但已经将《小学生必背古诗词80首》背得差不多,识字有近五百个。尽管孩子的“成绩”已经很不错了,但李先生依然每天会教儿子背《弟子规》《千字文》《三字经》,学认字、拼地图、听儿歌。

两岁三个月的孩子能学这么多东西,李先生总结的经验是,从胎教、早教到现在的“超前教育”,孩子一步都没有落下。“早点开始才能养成良好的习惯,和别的孩子比才不至于输在起跑线上。”李先生这样说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04171602.jpg


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

已成为许多家长的座右铭


为了进一步了解暑期“超前教育”的现状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随机发放了近百份调查问卷,在受访对象中,家长与学生的比例大致为三比一。

对于“暑假一般如何度过”这一问题,学生回答最多的是“补习学习中有所欠缺的课程”,其他还有“提前学习下学期或更高年级的知识”“报各类兴趣班、才艺课”“阅读各种课外书”等。

对于“如何看待利用假期进行补课”这一问题,最常见的理由是“别人都在学,我不能落下”,其他还有“为了考试,理所应当”“家长要求,无法抗拒”“不想补课,希望现状能有所改变”等。

在问及家长“是否会干预孩子的暑假安排”时,有57%的家长给出了肯定答案。

对于“一般会如何规划孩子的暑假”,70%以上的受访家长选择“监督孩子制定各种学习计划”,还有不少受访家长选择“报各类兴趣班、才艺班”“报各类补习班、冲刺班”“买各类教辅书并督促孩子做完”等。

家长又是如何看待暑期各种“超前教育”?51.39%的受访家长认为“感到无奈,应试教育下的产物”,26.39%的受访家长认为“很好,有助于孩子生活的充实和成绩的提升”,仅有19.44%的受访家长“认为不好,完全是揠苗助长”。



家长教育上投入多
孩子未必收获大


“烧钱式”教育带来的更大恶果是人为打破了基础教育所追求的起点公平。“尤其是农村孩子、底层家庭、弱势学校的学生。”江苏省社科院何雨博士认为,“在这种规则下,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各类培训机构。然而这些培训机构开展的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吗?恐怕只是把应试教育从学校搬到了培训机构。”

“烧钱式”教育的背后既有培训班的炒作,更有家长的焦虑,但本质上是人们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,对多元化教育模式的期待,对深化教育改革的呼唤。

有教育专家对此指出,“所买即所得”这一经济学的维度未必适用于教育。对于家长来说,不能简单以金钱的投入来衡量教育的成效,也不能简单地将教育服务购买力等同于对孩子的爱。换言之,家长在教育上投入多,孩子未必收获大。

最值得警惕的是,在父母一味付出的过程中,孩子的诉求有可能是被忽视的。如孩子真正喜爱什么,孩子的意愿是什么,孩子究竟在意什么,这就直接导致了父母付出越多,孩子的压力越大、自由空间越小、快乐越少,孩子快乐越少,父母越想更多付出的恶性循环。久而久之,教育成了“烧钱经济”,孩子“被”成为“碎钞机”,父母与孩子相处的过程距教育的本原也越来越远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04171610.jpg



亟须立法给“超前教育”刹车


面对愈演愈烈的暑期“超前教育”,该如何治理?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,目前的教育评价主要以考试分数作为评价学生的重要甚至唯一依据,这就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考到更好的分数、拥有更好的成绩才能进入更好的学校,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。这样一种过于单一的评价把所有的学生和家长都“逼”上了一条不得不走的道路,需要不断地去上各种辅导班、不断地参加补习、不断地通过刷题来提高分数。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,那么任何减负文件都不会真正起作用。

“类似幼儿园、小学等低年级教育中纷纷出现超前知识的学习,实际上是高考问题向前延伸所造成的。因此,恰当、正确、有效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对教育管理和评价方式进行改革,让幼儿园本身依靠专业的知识和工具进行工作,并且小学的教育也不会针对幼儿园应当学习哪些知识、如何学习、学习多少等产生作用。事实上,很多幼儿园是在被迫跟随小学,小学的入学考试使得幼儿园必须去教孩子们很多超前知识,从而应对升学的压力。”储朝晖说。

“当前最关键的是需要深化招生考试制度改革,在此基础上形成多元评价机制,而不是仅用单一的应试分数标准来评价学生。如此一来,学生便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我发展,减少学习的被动性和强迫性,减少因被动性而带来的学习压力负担过重,减少‘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’之类的观念所带来的应试现状,才能从根本上对‘超前教育’问题有所改观。”储朝晖说。


长期以来,治理“超前教育”收效并不明显,立法规制逐渐引起人们注意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我国目前已经对学校教育、幼儿园教育提出明确的行政要求,不得进行“超前教育”。具体来说,就是幼儿园不得小学化,小学零起点教学。但是,这只是行政规定,且只对体制内学校、幼儿园管用,对进行教育培训的社会培训机构不管用。这一行政规定,不但在体制内的学校、幼儿园遭遇执行难,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加剧了培训热。

熊丙奇认为,对于目前培训机构开展的“超前教育”培训,有必要通过立法明确禁止。不然,学前教育、义务教育的教学秩序会被培训机构的超前教学搞乱。培训机构最早出现时,是针对跟不上学校学习的学生,因此,其基本的定义是“补习”,但现今,培训机构早已经超越了“补习”的定义。培训机构可以给学生个性化的学习辅导,但不能助长早学、超前学,早学、超前学是违背教育规律的。

碳客:未填写
碳豆:100
碳客宣言:
未填写
ID:88800000368
注:本文转载自凤凰资讯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上一篇 下一篇

评论点什么吧!


 微信登陆  登录

分享

最新评论

Asia亚西: 有颜值有演技,come on 走一套 查看原文 09月13日 19:27
蔚蓝天空: 低碳生产,企业减负的责任重大 查看原文 04月02日 14:36
Grace: 需要标本兼顾吧。 查看原文 03月31日 23:39
532883785_qq_com: 碳排放权交易是实现减缓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重要机制。 查看原文 03月31日 22:59
苗苗: 熄灯一小时,行动起来! 查看原文 03月24日 15:41
532883785_qq_com: 不错,可以践行一下,支持低碳行为。 查看原文 03月24日 13:41